一只西皮狗
 

与读者诸君无关的一项声明

        我就是这个圈子的小透明,可是抓爸爸遇到的事情我真的忍不住的生气,我们这个圈子文手画手都很和谐的,这次事情本来也不至于要发展成这样的,实在可惜,当事人双商大概真的太有限了。
        想要对事不对人太难了,因为事是人做的,而这个圈子做了这种事的目前就这么一个人,不好分离,我就对人对事的说了。
        一开始没人说抄袭,到最后这个事情也不该按当事人说的就当成撞梗,梗说到底是属于全人类的,每个人都能写出不一样的东西来,魂穿的梗稍早的时候就有韩剧《秘密花园》了,但是没人要把《你的名字》和这个扯到一起吧。因为这是不一样的故事走向啊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这个无耻的当事人呢,直接拿了抓爸爸的一段小故事做起了扩句来,小学扩句本事大哦,请你小学语文老师来夸夸你啊。
        为什么我说这个事情明明可以有别的发展,但又可惜从一开始就处理错了,在别人指出错误之后还狗急跳墙。
        如果是我,我看了抓爸爸这个小段子觉得梗很好,内容我也挺喜欢的话,我就会问啊,说您这段小故事很好看很喜欢,但是很短还没看过瘾,我可以借这段再扩展一下多写点吗?就这样子有礼貌的问一下很难吗?很纡尊降贵吗?这样问了别抓爸爸会不同意么,别说她会同意了,就是以后你请她帮你开段车都是可能的。明明都有机会发展成佳话的,结果成了这么个令人心酸的局面。
        不是别人事儿太多,是你做事儿不地道。别抓爸爸为人怎么样,文学水平怎么样这都是有目共睹的,不然会有这么多人打抱不平吗。反观当事人,不会做人就算了懒得多说,我们也不是你爹妈还负责教做人,就说写作水平,在我看来就是一种廉价感。一个作者写东西的时候有没有用心,有没有底子这都是字里行间能看出来的。觉得学了张伟几句话拿来说,自己很有水准很酷很朋了,不是那么回事儿,什么不努力肯定舒服,不行就撤之类的,那是努力过的人才有资格说的,没什么本事还说那种话只能暴露无能而已,只有真牛逼的人才能说”我就喜欢你看我不爽又干不掉我的样子”这种话,没什么水准别人要真干掉你,就跟碾蚂蚁一样的。做到有礼貌有底线不难的,礼貌还没学会呢就别跟那儿装范儿了。
        发生这事儿还是心疼我们别抓爸爸😭

别抓,酱:

 


先就昨天的博文,向各位读者致歉。大概吓到很多姑娘了,我有责任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,以至于我气到直接发文怼圈内作者。


上一篇文章是普世提醒,讲出我的担心,也希望太太们最好顾忌我们对羽毛敏感的作者的心情。而这篇不是了,这位作者 @每天起床都是新感觉 ,这篇就是针对您的。


被挂无数次,生平第一次挂人。还觉得有点儿悲凉。


 


事情不大。


昨天,老砂提醒我看一篇tag里新添的魂穿,第一句上写了“借一个有爱的魂穿梗”。她开玩笑:找你问了吗?看着像借你的。


我当时还没有读过这篇,顺手回“没啊,但魂穿又不是我的梗,写吧。”


闲下来刷tag,看到第二章更新。是怪我一时手贱点进去,顺带第一章也看了。


这位作者,也请您告诉我,口口声声说“撞的是魂穿的梗”,我魂穿那篇加上彩蛋才两千字,您的两章里就同时用了“金曲捞之后/醒来/裸体/腹肌/情歌/接机”,我可不可以谨慎地认为,您借的,不仅是“魂穿”而已,不仅是各圈各作者都自由写作的“二人灵魂交换”,而是我那篇AU里对魂穿情节的阐释?


那么按照同人圈无形的规矩也好,按照人类社会的礼节与尊重也好,我希望能被通知一下,不太过分,对不对?


 


青啤太太是第一个气到的,她护我,去评论下问是不是借了我的梗,您回复是我的。要求道歉,您回复,不。


我也去评论里辩驳自己,是以为您原本不知道这个礼貌性问题,如果知道了,或许就「礼貌」了。


您回答我:这文是受你启发,但具体情节跟你没关系。


阿怪太太,老砂,后来微安,故闲,酒酒,我没想到,但我非常感动,是作者们站出来支持我,希望能拿到一个道歉。


您没想明白,为什么作者们都如此气愤吗?


您不能擅自拿作者最珍惜的东西,她的文章,去拆碎了做个草纸,还理直气壮地说“这草纸是从你那儿来的,但跟你关系不大”。


 


我很久没这么气过了,现在只觉得心酸。


 


借梗被发现,没有道歉;评论区讲道理,没有道歉,甚至您还单独删过那些质询的评论、而留着文章;现在删了文章,仍没有道歉。


怀石逾沙太太气急了,不忍看我委屈下去,向您发了私信。


也就是刚才被挂、被辱骂成那个样子的结果了。


 


 


昨天事发到现在,诸君可能难以想象我的心情。


曾经以为自己就是个心无旁骛产粮的MV分析博主了,所做一切皆出于对张伟和薛的爱。他们曾在我低落哑暗时救过我,我也希望笔下的他们能治愈很多人。


我算不上什么太太,但在Lofter上一直秉持一项底线:无论发生什么,绝不影响我写文、读者入圈吃粮的心情。我们经历了毒唯一次又一次地公开辱骂,甚至他们找上门来要求我“给个说法”。我当时气到骂了几次脏话,可立刻抛在脑后了,马上开写《我们有个女儿》的小时候篇,且考虑那问答放在主页上总会有读者不开心,还是隐藏了。


 


今年四月,我与青啤太太在谈话中提到微博上一些激进的无脑黑,还开玩笑说,我们是那种“越撕越勇”的作者,他们骂得越狠,我们写得越开心。


可那是抵御外敌。


谁晓得就在坑里,飞来一只崭新的暗箭,伤及我心,累及无辜。


 


读者诸君,影响诸位阅读观感,我十分抱歉。小题大做至此,希望各位原谅。


我家没有王位要继承,这事本来也不是大事,但这情与理,伤在太太们心上的刀子,我是要回应了。


 


鲁迅先生说,卑怯的人,即使有万丈的怒火,除弱草以外,又能烧掉什么呢?


我怯惯了,忍惯了,“大局为重”惯了。但这次,我对文章的尊敬被践踏至此,实在要为自己讨个公道。


 


只是想要一个道歉。






附:被删除的评论区质询过程截图。


辱骂并挂怀石太太的博文截图。



评论(2)
热度(259)
  1. 叉子.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浮生弄影.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?原po主都发声了还当没事人一样?还骂上了?哎呦喂,您可别闹了,犯了事的是您...
  3. 孑孓彳亍明芷若 转载了此文字
© 风于越 | Powered by LOFTER